收圖小地方

一只陈皮鸡的传说

這視角真新鮮!很好玩哈哈哈

shootmedown:

类型:原创同人


级别:M


CP:肖根


特殊内容警告:角色死亡(我是说陈皮鸡);肢解分食(还是说的陈皮鸡)


简介:这篇整个都是神经病。一只陈皮鸡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脑洞来源,以及说陈皮鸡最后死了的评论。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orange chicken.


 


        我本来是一只肉鸡。我以为自己被宰杀、肢解、切块之后就应该死了。但现在看来,我——或者说部分的我,还残留着意识。现在我变成了陈皮鸡。你根本不知道被甜腻的橙汁酱腌制、被滚烫的热油煎炸、再被黏糊糊的芡汁包裹起来是什么感受。在被这么一通折腾之后,我静静地躺在外卖纸盒里。经过一路的颠簸,终于有人掀开了盒盖,让我重见光明。


        高个子的棕发女人正在桌子旁,把包括我在内的几道菜肴的外卖盒子在桌上摆放妥当。她用纤细的手指取出两双方便筷,一双摆在自己面前,一双放在她对面。


        “Root,今晚吃什么?”一个小个头的黑发女人不知道从哪儿窜了出来,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抄起筷子就在几个盒子里乱翻一气。“中餐?不赖。”她从一个盒子里挑出一个炸馄饨,也不怕里面还滚热的肉馅,一口吃了下去。


        “这么迫不及待啊,Sameen?”Root把筷子拿在手里,并没有急于去夹菜,只是微笑地看着对方,好像她比我还好吃似的。


        Sameen正咀嚼着满嘴的食物,没有回答她。Root等着她把这满满的一口吞下去之后,把我的盒子往她面前推了推:“推荐你这个,纽约市最棒的陈皮鸡。”我知道,我知道,多谢称赞。


        Sameen看了看我,一筷子就戳了下来,直接穿透了我的一块胸肉,我感觉像是被掷出一道抛物线一样直接被投进了嘴里。然后是被上下齿剧烈撕咬,猛烈程度不亚于被扔进绞肉机。但她牙齿的啮合程度毕竟没有绞肉机那么精细,还没等把肉块完全嚼碎就吞咽了下去,急不可耐地朝着下一个盒子里的食物下手。Root看见Sameen狼吞虎咽的样子笑出了声来,但对方并没有理会她,夹起一个芙蓉蛋,美美地咬了一口。


        Root从容地对我下了筷子。两根木筷恰到好处地搭在肉块两侧,稍加用力便可以稳稳当当地把我夹起来。她把筷子在盒沿上轻轻磕了两下,抖落了粘在我身上的葱花,随后才不慌不忙地提起手来,缓缓将我送进嘴里。她只轻轻地咬下了那块肉的一小部分,上下牙优雅而有节奏地一张一合,慢慢将这一小块挤烂研碎,让包裹在上面的酱汁弥漫她的整个口腔和舌面,最后才轻咽喉头把它吞了下去。整个过程中,她的目光都没有从Sameen鲁莽的吃相上离开过。


        Root又同样地将另一半肉块吃下,而就在这段时间Sameen已经风卷残云般地扫荡干净了两个盒子,差点连纸壳也一起吞了下去。她试图对我所剩不多的鸡块再下筷子,但肉块滑腻的表面让她一下子夹了个空。吞食的节奏被打断,Sameen撅了撅嘴,焦急地重新尝试了一次,想要尽快填补她空虚的口腔。但她再一次失败。


        另一双筷子插进了盒子来,驾轻就熟地将我夹了起来,送到了Sameen的嘴边。Sameen的觅食状态忽然停当了下来,整个人都定住了。一直闷头大快朵颐的她抬起头来,看着Root送到她面前的那块肉,像看着一块滚烫的烙铁一样,往后退缩了一下,避之不及。餐桌对面的Root正歪着脑袋看着她,笑嘻嘻地说:“得了吧,Sameen。你需要点帮助。”


        Sameen的视线又在我和她之间游移了一阵,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我的诱惑。她像啄木鸟啄虫子一样,脖子一伸,牙齿一咬,将我衔起,又飞快地退了回去,生怕筷子上覆盖了什么毒药一样,一刻也不敢停留。终于有东西可嚼的她深吸了一口气,享受着我沁人心脾的美妙滋味。Root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样子,扬起嘴角笑得更开心了。


        Sameen可没时间理会Root龇牙咧嘴的样子,重新埋头收拾剩下的残羹剩炙。Root并没有停止在她面前搔首弄姿,她肘弯搁在桌子上,懒散地用手撑着脑袋,细声细气地说道:“某人还没有报答对方呢。”


        Sameen不得不再一次中断了进食的动作。她叹了口气,一边嚼着菜一边咕哝着说:“你想要怎么样,Root?”


        “你知道我想怎么样。”Root睁大了双眼期盼着Sameen对她予以回报。


        Sameen摇着头,翻了个白眼,气冲冲地一筷子扎进我的盒子里,我仿佛能听见木筷隔着纸盒跟桌面发出的碰撞声。她戳起一块鸡肉,手臂一挥,直送到Root面前,像是要往她脸上捅过去一样。Root直起身来,慢条斯理地伸长脖子,慢悠悠地靠近穿在筷子尖端的那块陈皮鸡。她轻阖双眼,探出舌头,不紧不慢地舔了一圈嘴唇。虽然我知道我的美味叫人难以抵挡,但她这幅样子未免也夸张得过分。


        连Sameen都看不下去了。她喊出声来:“For God’s sake!快叼走!”Root这才咬住这块鸡肉,将它从筷子上拔了下来,闭上双眼尽情地咀嚼着,像是比先前吃下的每一块都更加可口,更加回味无穷。


        一来二去,不知不觉盒子里的我就只剩下一块了,而其他菜肴也都被两人——主要是Sameen——蚕食殆尽。Root端起了我的盒子,绕过餐桌坐到了Sameen的旁边。Sameen不解地看着她。


        Root夹起最后一块我,把筷子举到了Sameen的眼前。看得出来Sameen意犹未尽,她盯着香甜诱人的我不禁咽了一下口水。为了我,她不再像刚才那样因为被人喂食感到尴尬,而是微张嘴唇准备接受Root将我送入她的口中。


        但Root没有。她把我送入了自己嘴里,让Sameen一口啃了个空。她并没有立即咬下,而只是轻轻地衔在齿间,让我金黄焦脆的表面暴露在Sameen眼前,温热酸甜的浓稠酱汁沿着她的下唇滑落。Sameen本来焦躁地想要脱口而出咒骂Root的话被眼前的画面噎住了,她瞠目结舌,一动不动。


        Root叼着那块陈皮鸡,靠近Sameen。我确定我那叫人垂涎欲滴的香气已经飘进了她的鼻中,难以抵挡的诱惑让她蠢蠢欲动。她屏息片刻,伸出舌头接住了流淌到Root下颌正要滴落的汁液,然后沿着油腻一路向上舔舐,最后一口咬在了她齿间的鸡块上。两个人的嘴唇接触在一起,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一边如清泉般明澈、甘甜,一边如火焰般炽烈、热情;水火交融的瞬间,周遭的空气都沸腾了起来,劈啪作响,腾起青烟……等等,我一只陈皮鸡不应该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啊!总之,Sameen咬到我之后,喉咙用力一吸,嚼都没嚼就如饥似渴地把最后一块我整个囫囵地吞了下去。


        奇怪的是,即便我作为一整盒陈皮鸡被两个人分食掉,但我在她们的肚子里竟然还有感觉和意识存在。我能感到我的两个部分,虽然隔着层层肌肤,但却紧紧贴在一起,胶着地摩擦。两人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平移了一段距离,忽然改变了姿态。我像是被绊倒了一样,突然旋转了90度,感到头晕目眩。接下来我的两个部分不断交换着上下位置,我不清楚她们是用什么样的动作造成了这种“滚动”的效果。顺时针,逆时针,天旋地转,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眩晕中开始弥散。


        等这种翻滚终于停下来之后,我的一部分感到主人的肢体有节奏地振动而带来的震动,时快时慢,时轻时重。而另外一部分则随着它主人身体的伸展扭曲而不停地上下起伏;她浑身的肌肉不断绷紧松弛,伴随着愈加急促的喘息。随着前者振动频率的越来越高,后者的起伏幅度也越来越大。直到一次让我晕乎到简直能把晚饭吐出来的颤栗之后,她的身体终于像是散架了一样瘫软了下来。


        在我最后的意识被消化掉之前,我听见Root娇声呢喃:“我还要……”


        毕竟,陈皮鸡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抗拒,不是吗?

评论
热度 ( 242 )
  1. 指数定义域shootmedow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文使用
  2. Faithshootmedown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這個視角太讚了!
  3. No.20160418shootmedow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沧海轻舟shootmedown 转载了此文字

© shadow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