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圖小地方

Fucking Vampire (十二)

Noramyw:

“这世界疯了。”


Shaw吃完了热狗,随意地擦了擦嘴。


她的反应太过平淡,以至于旁边的男人们交换了个惊讶的眼神。




Fusco低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然不打算说话。




“什么时候不是呢?”


John Reese耸了耸肩,率先露出一个颇为和蔼的笑容。


“你和Root......”




“与你无关。”


Shaw强硬地顶了回去。


她和John也就几面之缘,知道他是Finch院长的助理。再加上,那么一两次,John坐在她旁边吃饭,Shaw没对那双狗狗眼说不(那让她想起Cole)。




(Root的眼睛......让人恼火,可能还有点别的,总之Shaw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放轻松,Shaw,我是来提供帮助的。”


John Reese放慢动作,从怀里掏出把银枪来,交到Shaw手上。


“我猜你需要这个——能杀死吸血鬼的东西。”




“奇迹小子,你疯啦?”


Lionel Fusco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你和疯小姐关系不佳,但这个也......”




“事实上,这是Finch的意思。”


John解释着,从Lionel转向Shaw,她低头拆着枪,颇为细致地研究着新武器。


“早些时候,Root似乎和他吵了一架,在某些方面,他们没有达成一致。”




(Shaw的反应相当......冷酷,这让Reese莫名地想到了Root。)




“怎么?Root打算杀了我?”


Shaw总算抬起了头。


她倒是不觉得奇怪,那只吸血鬼大概相当恼火自己上了她(或许还因为她在Shaw面前哭了一点儿,尽管Root坚持那只是生理反应)。




“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你应该小心一点,Shaw。”


John叹了口气,动了动鼻翼。


“或许,再多洗几个澡。你浑身上下都是Root的味道,这样她完全能在几公里之内找到你。”




Shaw把枪过猛地塞进了衣服里。




“是啊,要是不及时处理,等到下午,阳光不那么烈的时候,你很可能会被和Root结过梁子的吸血鬼或是狼人抓走,要么被活活地吸干全身的血,要么被撕开胸膛吃掉心脏。哦,更糟的话,你会被Root抓到。”


Fusco补充道,说到最后他忍不住抖了抖。




“谢谢你生动的描述。”


Shaw咬着牙道,举起袖子凑到鼻子前狠狠地闻了闻。


一点儿很淡的香水味。




等等,她早上明明才洗过澡,在Finch的办公室,和Roo.......


Damn it!




“对了,以防Root在你身上下了其他的咒语,今天你起来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John Reese继续问道。


“细节很重要。”




【Sameen.】




Shaw瞪着眼前的空气长达一秒钟。


她捏了捏鼻梁。




“......我可能听见了她的声音。”




“具体描述一下,是类似念咒语的咕噜声吗,或者是恐吓的话?”


John Reese严肃了起来。


Lionel Fusco的目光也紧紧地盯了过来。




(她的名字大概算不上咒语,至于恐吓......)




“不是。”


Shaw抿着唇,半是恼火半是不情愿地说了下去。


“我认为......她只是在叫我。”




“......以一种邀请的方式。”


Shaw在另外两个人认真的目光下补充道。




“咳,Shaw,这种细节没有必要分享。”


John Reese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Lionel Fusco则十分震惊。




“似乎有个男人说过‘细节很重要’。”


Shaw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My fault.”


John Reese摸了摸鼻子。




TBC

评论
热度 ( 203 )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咲绫乃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shadows | Powered by LOFTER